On Air:克里斯蒂·德·威特 & 柯蒂斯·施密特

“On Air”是一档内部制作的员工访谈栏目,意在展示那些让“点击春天”持续运转的人们的才华和个性。我们的第三期访谈邀请了设计总监克里斯蒂·德·威特和高级设计总监柯蒂斯·施密特。

以下的对话发生在我们纽约的办公室里。

柯蒂斯·施密特(CS):最近发现我们两个其实有不少共同之处,对吧?

克里斯蒂·德·威特(CdW):确实,我们两个都喜欢猫、自行车、直线几何和有组织性地做事,并且我们还都没有中间名。

CS:概括得很全面了。那在你的出生的地方,家长都不给孩子起中间名吗?

CdW:是的,我觉得在20世纪80年代的荷兰,或者欧洲的任何一个地方,不给孩子取中间名的情况比在美国普遍多了。

CS:那在政府或是网上一些表单里,出现要求填写中间名或中间名首字母的一栏,你们都是怎么填的?

CdW:我就空着不填。不过大学的时候我的一个朋友给我起了中间名,如果没记错应该是“格特鲁德”,或者其他搞笑的名字。你又是怎么填的呢?

Curtisray N的新泽西州驾照

CS:我的情况就比较复杂了,因为我的名字其实是两个名字和一个连字符组成的:Curtis-Ray。通常填中间名首字母的时候我会写成“Curtis R”。但上次我在车管局的时候,一个非常粗鲁的女员工把我的名字写成了“CURTISRAY”,然后在我的中间名首字母一栏填了“N”。

CdW:你碰到的车管所员工就是胡诌了条规定,根本不需要填“N”!我的驾照就没有。

CS:是啊,她说如果我不喜欢,就必须合法地改名字,去掉连字符。但是我如果去更改名字,可不是去掉一个连字符那么简单。那么,关于自行车:你是怎么一步步从长距离骑行,到进入赛事领域的?

CdW:我认为作为一个荷兰人,必须得骑车。我小时候学骑自行车的时候也受到了父母亲的激励:他们曾经一起完成过Fietselfstedentocht——一个横跨我的家乡弗里斯兰省11个城市,全程230公里的巡回赛,去年我也骑完了全程,完成了一个骑行成就。但我对长距离骑行的兴趣是研究生毕业后开始的。在我搬到纽约前的一个月,我和我最好的朋友从奥斯汀一路骑行到德克萨斯州的马法参加首届“马法100公里(Marfa 100 km)”活动。

克里斯蒂在生日当天,下班后参加在布鲁克林的展望公园举行的骑行比赛并获胜

最开始我以为在纽约市可能很难继续骑车了,但后来我找到了一群朋友,之后就开始每年参加multiple centuries公路自行车耐力赛和格兰芬多自行车赛(gran fondos),最后就想尝试一下比赛。加入之后,这个神奇的社团里骑得快和有趣的人让我即刻着迷!我2018年的骑行里程有6200英里(9978公里)以上。

CdW:多谢夸奖!这已经比我参赛前一年多了一倍。不过我也知道有人在2018年骑了我两倍的里程(12400英里)。你现在一共有几辆自行车?对下一辆车有什么打算吗?

CS:我有三辆定制自行车,都是美国产的,再加上一辆我现在骑着上下班的折叠自行车(非美国产)。另外我还有一辆摩托车。下一辆自行车的话,我可能会在车上装一个辅助电机。

CdW:冬天来了,现在下午4点天就黑了。你在四月份开春之前保持清醒的方法是什么?

CS:说实话,每到3月份我通常会很沮丧,幻想着能搬到一个暖和得多的地方。下个月我们可能会收养一只格雷伊猎犬,这样我们就不会因为冬天的痛苦而分心了。

CdW:我知道你们养猫……你们有没有测试过这只即将认养的猎犬能不能和你的猫和睦相处呢?

CS:有啊,收养机构会对每只狗进行“猫试”。无论这只狗与猫的兼容性如何,都必须遵循预防措施。我想为这只狗准备一个看起来很凶的金属钉样式的嘴套,这样当我遛狗的时候就可以吓到其他人了。

CdW:哈哈,如果狗很瘦的话,你还得买一件配套的衣服和靴子。

CS:我妻子倒是很期待为格雷伊猎犬制作各种定制的衣服和靴子。

CdW:这样她可以扩大她的鞋类产品线了

CS:她会喜欢的。好了,我们已经讨论了不少我们都喜欢的东西。剩下一个是:直线几何。克里斯蒂,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曲线?

CdW:哈哈,这怎么说呢……我非常喜欢在具有良好的规则或参数的系统中工作,这些规则或参数很容易落入直线几何的范畴。许多曲线形式在数学上也有定义,但是像B样条曲线,或是其他“有机”形式,我觉得更像是画任何你想要的形状……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规则来指导你。

CS:好吧。在“自由”形式中没有严格的逻辑。所以说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不是你最喜欢的建筑师,对吗?

CdW:说的对。众所周知我也不是扎哈(Zaha Hadid)的粉丝。

CS:那你最喜欢的建筑师是谁?

CdW:不得不说,各种各样的建筑博客提供了一些我甚至都没有见过的建筑师或小公司的励志作品,我不认为我能准确地说出一个真正的“最爱”……但我确实始终热爱托德·威廉姆斯·比莉·齐恩(Tod Williams Billie Tsien)项目中那种深思熟虑的本质。

CS:没有看到他们代表作品集中的任何曲线。

CdW:可能有一些,但确实不多。你呢?

2018年夏天,柯蒂斯和妻子丽贝卡在彼得·卒姆托设计的布莱根茨美术馆(奥地利,布莱根茨)

CS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

CdW:你有没有亲自去看过卒姆托的作品?

CS:看过,去年夏天丽贝卡和我去了布雷根茨美术馆。这无疑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之一。我不敢相信这竟然是设计师在80年代设计的。2003年的时候我在学校偶然看到这座建筑的照片和图纸,当时我的导师建议我去拜访他。在过去的15年里,我一直把它作为一个完美的建筑典范,其他任何东西都达不到它的标准,当我亲眼看到后它仍然超出了我的预期。

CdW:哇,能感觉到你很喜欢那里。

CS:我都不想走了,丽贝卡不得不把我拽回来。布莱根茨是一个温馨的小城市,奥地利也是我最喜欢的国家之一。我恨不得明天就搬去那里。没有几个地方能给我这种感觉。

CdW:你会为此离开纽约市?!

CS:我会的!你会为了什么地方而离开纽约市吗?

CdW:嗯……我刚度过了在纽约市的第8年,所以不会很快离开,不过我会考虑一下的。我还没找到很想搬去的地方。之前去加州北部和西雅图旅游时,确实很喜欢那里的美景,但西海岸还无法吸引我搬去生活。

CS: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点击春天”的?

CdW:2008年底我毕业了,当时建筑学相关的工作很难找,所以我回家一边帮父亲干活儿,一边继续找工作。我曾与史蒂夫·德沃夏克(Steve Dvorak,“点击春天”的设计副总裁)的一位教授保持联系,他是德沃夏克的朋友。史蒂夫的电话是在我开拖拉机的时候打来的,当时我正在往拖车上装货。那个周末我就开车回了奥斯汀,从那以后一直任职于“点击春天”了!

CS:太神奇了!

CdW:你的故事也不完全是传统套路,对吧?你是如何进入这个行业的?

CS:确实不是,不过要说起来就太长了。感兴趣的人可以参考一下我的个人介绍。好吧,如果你不做这行,你觉得你会拿什么谋生?

虽然这些烤华夫饼不是克里斯蒂做的,但是是她把咖啡桌装在了小防火梯上。

CdW:可能和我妹妹一起开华夫饼店吧。当我们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疲惫不堪时,我们就会说:“干脆辞职开一家华夫饼店算了。”

CS:我最爱华夫饼了。

CdW:嗯,华夫饼是那么美味和多样。我们肯定会推出各种各样的产品,生意也应该不错。

CS:听得我现在就想吃华夫饼。好吧,这个星期六去吃华夫饼好了。在纽约,你推荐哪家餐厅的华夫饼?

CdW:Veselka(纽约一家著名的乌克兰风味餐厅,Veselka在乌克兰语里是彩虹的意思)的华夫饼很好吃!我这么说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我车队的赞助。不过最近我在西区的Good Enough To Eat也吃到了超好吃的华夫饼。好了,现在是下午3点,而我忘记吃午饭了,闪人了。

(幕布缓缓合上)